卡塔尔世界杯400多名劳工丧命 惨状堪比黑砖窑

  2010年12月2日,布拉特在苏黎世宣布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 晶报资料图片

  卡塔尔开出了2200亿美元的预算,筹办2022年足球世界杯。可是,这个富得流油的国家,却成为许多外籍劳工的地狱。两年来,已有超过400多名尼泊尔劳工,在卡塔尔的建设工地上死亡。

  数百万外籍劳工,每天在50℃高温中工作14小时,缺水断电、工资被欠,15人住在一个单间,经常遭到恐吓。卡塔尔设置了“kefala”法案,要求外籍劳工必须得到卡塔尔监护者的许可,才可以离开卡塔尔,导致劳工几乎等同于黑砖窑的窑工。在外界的压力下,国际足联正在抓紧研究,是否取消卡塔尔的世界杯承办权。通过驻卡华商等人的叙述,晶报记者得以窥视这个触目惊心的黑洞。

  2010年12月2日,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在苏黎世宣布,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这届被称为史上最奢华的世界杯,总预算已从申办初期的550亿欧元,调整为2200亿美元。可供参考的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总投资仅为150亿欧元,早已经激起巴西民众的强烈不满,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根据中国驻卡塔尔大使馆提供的数据,卡塔尔的已探明石油储量居世界第十三位,天然气储量居世界第三位,是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卡塔尔的全球竞争力,在阿拉伯国家及中东国家中居于首位。在《福布斯》公布的全球最富有国家和地区排行榜中,卡塔尔经常排在第一。

  卡塔尔现任埃米尔(国家元首)是塔米姆,生于1980年,2013年6月25日接任其父哈马德,成为卡塔尔第十代埃米尔。

  去年退位的埃米尔哈马德(62岁),1995年6月通过政变夺取了父亲的王位。最近两任卡塔尔埃米尔,致力于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晶报记者查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统计数字,得知卡塔尔的2013年人均GDP为104655美元,在全球人均GDP排行榜上,仅次于卢森堡的110573美元。根据美国著名财经媒体彭博社的统计,卡塔尔以14%的富裕家庭比率,位居世界最富裕家庭排行榜之首。

  根据卡塔尔《旗帜报》2月14日报道,为举办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卡塔尔的支出达到其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0%。卡塔尔总投入将超过2200亿美元,约合14058亿元人民币。其中,480亿美元将用来修建12座全新的全空调球场,以对抗卡塔尔夏季炎热的天气;770亿美元将用于修建球迷和参赛各队所需的设施;650亿美元用于改善交通基础设施。

  作为重中之重,卡塔尔王室决定耗资450亿美元新建20平方公里的新城——卢塞尔。卢塞尔将成为2022年世界杯开幕式和闭幕式的举办地,主球场被命名为卢塞尔偶像球场。卢塞尔选址在多哈东北15公里处,可容纳20万人居住。卢塞尔城的官方网站表示:“这座城市将是21世纪城市的标杆,成为卡塔尔和海湾地区特殊的文化和地理遗产。”

  对于卡塔尔来说,在筹备世界杯的过程中,资金根本就不是问题,最大的麻烦是本地劳工不足。中国驻卡塔尔大使馆介绍说,截至2013年9月底,卡塔尔的人口为203万。其中,卡塔尔公民约占20%,外籍人士主要来自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和东南亚国家。

  为了场馆建设,卡塔尔只能从亚洲各国聘请劳工。在世界杯工地上,约有200万名外籍工人,数量最大的是尼泊尔人,总数超过10万人。此外,还有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等地的劳工。服务于卡塔尔世界杯的技术型外籍劳工,每个月大约能够挣到900里亚尔(卡塔尔货币)的工资,外加250里亚尔的饭费,共计1150里亚尔(约合1910元人民币)。

  卡塔尔90%的工作岗位,由外籍劳工担任。外籍劳工的年均收入不超过5000美元,可是每位卡塔尔公民的年均收入,在2012年就达到了107721美元。晶报记者查阅最新一期的《阿拉伯商业》杂志,得知在海湾国家中,卡塔尔生活成本最高。比如一套两居室的卡塔尔公寓,年租金就高达42930美元。

  关注劳工权益的尼泊尔海外联盟委员会表示,仅在去年6月至8月之间,就有最少65名劳工丧命,当中逾半是死于突发性心脏病,这与工作过劳有着密切联系。尼泊尔工会总联合会秘书长优马什表示:“每个人都在谈论卡塔尔的极端高温,可能影响到上百位足球运动员。但是,大家正在忽视那些为修建世界杯场馆而付出艰辛、鲜血和汗水的外籍劳工,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一场足球比赛的八倍。”

  英国《卫报》的报道,援引了一位27岁外籍劳工的控诉:“我们饿着肚子工作。12小时的工作之后,夜里也没有食物。当我抱怨时,经理打了我,把我踢出宿舍,拒绝支付薪水。我不得不从其他工人那里乞讨食物。”一些劳工称,他们被强迫在50℃的高温下工作,却没办法获得饮用水。

  这些来自尼泊尔的劳工,往往背负了巨额债务。因为他们在获得这份工作时,不得不向介绍人行贿。介绍人对16岁的尼泊尔劳工加内什承诺说,他可以去卡塔尔赚到大钱,回国后修建一座漂亮的房子。两个月后,加内什确实“回”到了尼泊尔,却已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介绍人索要了约合940美元的介绍费,为加内什伪造了20岁的证件,以便他可以工作。最终,他的父母却被告知加内什死于心脏骤停。

  根据英国《卫报》的现场调查,2013年共有185名尼泊尔籍务工人员,在世界杯基建工地丧生。此外,至少还有8起死亡事件没有加入统计。《卫报》称,去年6月4日至8月8日期间,有44名来自尼泊尔的建筑工人死亡,其中半数死于心力衰竭或者工地事故。尼泊尔海外联盟委员会的数据更惊人,显示在去年6至8月,共有65名尼泊尔工人在卡塔尔丧生,交通事故、高处坠落、自杀是主要死因。

  《卫报》去年9月曝光之后,又有超过36名在卡塔尔进行劳务登记的尼泊尔劳工丧生。最近两年,共有382名尼泊尔外来劳工在卡塔尔失去生命,这其中还未包括其他国籍的劳工。印度驻卡塔尔大使馆称,2013年的前五个月,共有82名印度工人死亡,另有1460名工人向使馆反映了相关问题。国际劳工组织发出警告,如果按照这种趋势,到2022年世界杯举办时,死亡的劳工总数将达到4000人。

  在世界杯球场等设施的建设过程中,少不了中国企业的身影。值得欣慰的是,中方员工的待遇得到了较好的保障。中国驻卡塔尔大使馆表示,伴随着卡塔尔获得世界杯举办权,中国企业在基建领域具备先进技术、丰富施工经验和较强承包能力,业务不断取得进展。

  中国驻卡塔尔大使高有祯表示,有超过六千中国人在卡塔尔工作、生活。长期以来,中卡两国相互尊重,相互支持,两国友好关系发展顺利。中资企业参与了多哈新港项目、多哈新机场、路赛新城等标志性工程项目的建设。高有祯希望借卡塔尔承办世界杯足球赛之机,有更多的中国公司参与卡塔尔基础设施建设。

  在卡塔尔的中国企业之中,既包括大型国有企业,也有中型民企和上市公司,比如中水电、中港湾、中建、北京城建、江河幕墙、远大幕墙等。晶报记者从国务院国资委网站获悉,中国电建集团在卡塔尔承建的路赛市政CPI项目,已于1月27日正式带电运行,为世界杯工程施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该项目的单座变电站土建及机电造价达3亿人民币,位于多哈市区以北20公里,是卡塔尔最重要的项目之一。

  在卡塔尔多哈从事土方建设的中国人刘政(化名),在接受晶报采访时表示:“卡塔尔很多日常用品都是中国制造。小到公寓里的毛巾、香皂等日杂用品,大到超市卖的电器。当地官员甚至说,90%的卡塔尔产品全由中国制造。到了2022年,中国的小商品在卡塔尔世界杯中将随处可见。”

  刘政说,在世界杯工地上工作的外籍劳工,大多来自尼泊尔、菲律宾、印度等地,“我们开玩笑说,当地的男人开悍马兜风、女人在家里洗长袍,外籍劳工在奔波。根据卡塔尔的卡法拉法案(kefala),所有外国公司进入卡塔尔,必须在当地注册。注册时,必须寻找当地担保人,就像一些国内大公司下面挂靠着的一些小公司。”

  卡塔尔的公民与公司,就此充当了担保人的角色。按照规定,外资只能占到49%的股份。很多卡塔尔人不用花钱,就能获得51%以上的股份。这种天然的保护措施,让一些食利的当地人,成为“睡觉担保人”,睡着觉也能轻松拿到大半的利润。这种不掏钱、只赚钱的制度,让不少当地人愈发懒散。

  更加麻烦的是,卡法拉法案要求低技术外劳须有卡塔尔公民担任担保人。假如得不到雇主许可,就不能离开卡塔尔。这让外籍劳工不得不依附雇主,很多劳工人员因此被套上了坚实的枷锁,遭到雇主的强硬控制,处境如同黑砖窑的工人。

  不单是外籍劳工,就连在卡塔尔联赛踢球的球员,也备受卡法拉法案的困扰。拥有法国国籍的阿尔及利亚裔球员扎希尔·贝洛尼斯,被困在卡塔尔长达两年,不得不在去年年底写信给齐达内和瓜迪奥拉求救。

  卡塔尔联赛曾经因为待遇优厚,吸引了大批海外球员加盟。贝洛尼斯在2007年加盟卡塔尔El-Jaish俱乐部,但是一直没有拿到薪水。他想结束和俱乐部的合约另谋出路,但因为按照卡塔尔卡法拉法案,在得不到雇主许可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出境。拿不到薪水,又不能选择离开,贝洛尼斯一家人的生活都成了问题。

  为了获得自由,贝洛尼斯在去年11月,把公开信写给卡塔尔世界杯申办大使齐达内和瓜迪奥拉:“因为卡塔尔苛刻的签证政策,我和那些悲惨的外籍劳工一样处境艰难,既拿不到工资,更没法离开卡塔尔。我有一年多时间没见过我在法国的家人了,每天都住在一个空了一半的房子中。因为我卖了我的家具,我和妻子只能在床垫上睡觉,当我看到女儿时,我感到很惭愧,我厌恶自己,是我把她们带到了如今这种情况。”

  2013年11月28日,国际球员工会派遣了一个四人代表团赴卡塔尔,展开为期4天的营救行动。经过与卡塔尔政府的斡旋,贝罗尼斯得到了特殊签证,带着妻子与两个女儿,在去年12月离开多哈重返巴黎。不过,El-Jaish俱乐部还欠着扎希尔几十万欧元的薪金。

  2014年2月14日,欧洲议会就卡塔尔劳工待遇问题,在布鲁塞尔召开听证会。球员贝洛尼斯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言。欧洲议会表示,卡塔尔政府和国际足联必须尽快妥善解决奴隶劳工的现状。欧洲议会将向卡塔尔派遣调查团,并且呼吁欧洲参与卡塔尔世界杯相关建设的公司,提供符合国际标准的工作条件。

  面对外界的强烈质疑,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已做出保证,承诺会尽快处理世界杯建设的劳工待遇事宜。国际足联要求卡塔尔提供详细的报告,以说明其对工人工作环境的改善情况。相关的一系列报告,将在2月20日交给国际足联执委会。

  2月12日,卡塔尔官方公布了厚达50页的调查报告——《劳工福利标准》。报告规范了工人的住宿条件,从每间宿舍的床位数,到清洁及盥洗的最低标准,都有明确的规定。承建商必须为所有工人开设银行账户,保证工资能够按时、足额地支付。工人每天只需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6天,若加班将得到额外费用,享受适当的节假日,且有权单方面终止其雇佣合约。合同到期后,雇佣方必须支付归国所需的费用给所有外籍劳工。

  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承诺,相关标准将涵盖从员工招聘到离开的整个合同过程。卡塔尔政府把劳动监察人员的数量增加了30%,过去3个月内进行了11500次定点抽查。卡塔尔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部长库莱费表示,违背相关条例者必将受到相应的制裁。任何无法实施相关标准的公司,都将被勒令终止承包合同。

  库莱费说:“2014年将是非常重要的一年,有5座世界杯球场正在建设。我们竭尽全力,促使2022年世界杯的所有建筑工程,都达到有利于工人工作的标准。”

  一位联合国官员表示,卡塔尔在2月12日出台的一系列措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外籍劳工的社会福利问题。卡塔尔并未废除最具争议的卡法拉法案,也没有承认劳工关于劳资谈判、最低工资标准等方面的权益。

  德国媒体在2月17日透露,一位国际足联的高级官员证实,国际足联正在考虑取消卡塔尔的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原因在于卡塔尔的天气恶劣,以及过多的外籍劳工在建造世界杯场馆时丧生。关于卡塔尔劳工问题的报告,将在2月20日提交给国际足联执委会讨论。

  这位并未透露名字的国际足联高官透露,在国际足联执委会上,将研究是否继续让卡塔尔担任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这位高官表示:“不让卡塔尔举办2022世界杯,是一个严肃的选择。这样的决定,将为这项赛事重新安排主办国留下充裕的时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