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总统祖马被判了15个月的有期徒刑

当地时间6月29日,南非以“藐视法庭”的罪名,判决南非前总统祖马15个月的有期徒刑。这位非国大政坛元老,成为了南非自白人政府下台、种族隔离结束以来,第一位被判处监禁的总统。

然而,这出戏还没有落幕。南非法院判定,祖马需要在限定时间内,自行到警察局进行服刑。而从他本人的态度及其支持者的行动来看,真正将祖马收监,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雅各布·祖马其人,早已劣迹斑斑,负面消息缠身。早在2004年,时任南非共和国执行副总统的祖马,就深陷腐败指控之中。当时,他的财务顾问尔·谢克因收受贿赂和诈骗罪而被调查,层层抽丝剥茧之后,案情的线索指向了祖马。

在发现该案件可能与祖马有关之后,当时的法官撤销了对祖马的指控。理由是:“有腐败的初步证据,但是不足以在法庭上胜诉”。

后来在审判过程中,风波又起。因为谢克的经济犯罪中,有三笔交易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一是为南非购买护卫舰,二是东南沿海城市德班的海滨开发项目,三就是花大价钱为祖马购买私人宅邸。

这三笔交易事实上都与祖马有关,外界有理由怀疑,副总统祖马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私利,而谢克就是他的棋子。

随着谢克和祖马之间的加密传真被曝光,案情也逐渐水落石出。祖马的前财务顾问谢克向法庭供认,他与祖马约定,每年给祖马50万兰特,来换取政府对与自己有关联的承包商的支持。

前前后后,谢克共向祖马行贿130万兰特,约合19万美元。此外,祖马还被怀疑接受了一家法国军火商的贿赂,以保护其免遭南非政府的调查。

这桩案子,让谢克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而祖马则获得了从轻发落。在判决书的最后版本里,检方有意识地规避了“腐败”等字眼,让祖马免于刑事指控。

为了消除负面影响,6月15日,南非总统姆贝基宣布解除祖马的副总统职务。祖马自己,也辞去了国会议员的职位。但他仍然是非国大(南非非洲人)的领袖之一,作为南非最大的党派,他仍有很大可能当选总统。

后来祖马又被指控犯有罪,但他一直否认指控,称这是政敌的抹黑和政治打压。在南非的法律中,如果是以政治为目的的指控,法院可以拒绝受理,于是这桩案件就被一直拖到了2009年。也就是他当选总统的那一年。

2009年,非国大仍以65.9%的得票率成为南非国会最大党。作为该党,祖马当选总统板上钉钉,只是走个形式的问题。总统竞选演说上,祖马慷慨陈词,说他上任以后,将与执政党非国大一道,改善南非的医疗和教育问题,克服金融危机对南非经济的消极影响,解决就业、缩小贫富差距。并且强调,将致力于惩治腐败,并改革司法制度、打击犯罪,以提升民众对南非治安状况的信心。

从今天来看,南非的现状与祖马的承诺几乎是背道而驰。抛开所有外部因素,祖马个人的所作所为,虽然在政绩上有可圈可点之处,但结合上面那段话看,却是莫大的讽刺。

在祖马的第一个总统任期,南非的艾滋病传播情况有了改善。底层黑人的居住环境,也有了部分提升,这是值得肯定的部分。

但在这时候,他的许多问题都暴露出来了。祖马政府贪污情况严重,他个人挪用公款的信息也被曝了出来。而且祖马个人生活作风方面堪称奢侈,自己住豪宅,前后娶了6房老婆,还与老朋友的女儿诞下私生女。

这些问题都被执政初期的政绩给掩盖了,再加上非国大在南非种族问题上的贡献,民众对非国大尚有容忍度,促成了祖马的连任。

在祖马的第二个任期,南非经济陷入低迷。民众看到自己食不果腹,再看看报道上祖马的豪宅、娇妻美妾,就再也不能容忍。后来,祖马敲诈、贪污、洗钱,以及勾连印度裔商界巨头古普塔家族出卖国家利益的消息曝出,彻底打倒了这个在南非政坛上摸爬滚打半生的“大老虎”。

自从2018年祖马辞职以来,南非法院就一直就腐败问题调查他。2018年3月6日,南非法院对祖马提起了16项指控,这些罪名包括一项敲诈罪、两项腐败罪、一项洗钱罪和12项欺诈罪。

尽管祖马官司缠身,但是有关于他的审判,却一直悬而未决。这桩案件不仅仅是对一个大权旁落的前总统进行定罪,也是南非反对党和非国大之间暗流涌动的角力。

南非反对党一直敦促法院快速对祖马进行审问和逮捕,而非国大方面则一边要求保证在祖马未定罪之前自由活动的权利,一边拖延司法进程。

2020年2月4号,法院终于向祖马发出了逮捕令。罪名是,逃避庭审。看到这里,你或许以为这件事情终于要告一段落了。事实上,精彩的部分才刚刚开始。

从逮捕令发出,到祖马真正开始出现在公众面前,时间已经过了大半年。2020年11月,祖马出席司法调查委员会,接受庭审。祖马对这场审问准备充足,开庭前他就对涉及祖马专项案件委员会负责人提出了质疑。他以相关负责人有个人历史问题为由,要求委员会换人。

这是一个绝佳的策略,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案件委员会换人了,那就等于承认自己安排的人有问题,对祖马个人有针对性。如果不换人,祖马完全可以坚持自己的说法,这样他在法庭上面临的任何不利指控,都可以说成是检方人员的个人偏见。

最后,委员会没有更换负责人。而祖马,也没有回应任何对他的指控,直接走出了大厅。他撂下话:让有问题的法官审判我,不公平!

这次的审判最终没有结果,无法将祖马定罪。委员会重新组织程序,再次传召祖马,在今年1月18日至22日之间进行第一次庭审,在今年2月15日至19日之间,进行第二次庭审。

祖马的嚣张行径引起了当值法官的强烈不满,法官直言:“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祖马和法庭的矛盾,到这时开始公开化。

对此,1月28日案件委员会向索取了一项申请。要求祖马在第二次庭审的时候必须出庭,并且在接受有关于向古普塔家族自2009年到2018年期间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的质询时,不能行使保持沉默的权利。

在2月15日,万众瞩目的第二次庭审终于开庭。祖马展现了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的果决行为,他表示自己要违反的规定,并发布了一份长达12页的“最终声明”。

声明里面阐述了,祖马决定违反的规定,不是要破坏宪法,而是要维护宪法。因为“司法部门里有一些人早就背离了宪法,并加入到政治斗争当中”。暗喻针对他的审判,都是政治诬陷。

当法院再次传召他的时候,祖马也再次拒绝出现在法庭上。他说因为对他的指控是恶意的、无中生有的,如果他出现在了庭审现场,就让这场审判起码在程序上看起来很合理。他不能以这种手段,向恶势力低头。

不过,不管他是否出席庭审,法院都已经决定直接下达审判。而祖马也被定下了罪名,6月29日,祖马因无视法院对其参加腐败调查的命令、阻碍司法程序、藐视法庭而判处15个月监禁。

其实到这里,双方也只是打了个平手。祖马没能摆脱对他的指控,而法官也只能一再催促祖马快点出席庭审,并不能定他的罪名。

在南非政坛混迹半生的他,对于南非人民的痛点非常了解。祖马因势利导,打起了种族牌。他说,审判他的高级官员曾经称他为“祖鲁男孩”和“祖鲁混蛋”。

祖马出身于南非祖鲁族,这是当地最大的黑人民族。而南非曾经有着多年的种族隔离历史,种族问题是所有人心中的痛。

有很多人确实吃祖马这一套,也相信他的指控是由于政治上的原因而被针对。前非国大议员隆吉萨(Lungisa)就在为祖马积极奔走,以他为代表的前非国大议员在南非所有省份都组织了罢工抗议,以表达对法院判决的不满。

在法院宣布判决的第二天,雅各布·祖马基金会对判决进行了批判,称法院这是“情绪化执法”,违背了宪法精神。

协会 (MKMVA) 也发出了声音,高调宣称:“我们与被判处15个月监禁的前总统雅各布祖马站在一起。”

面对如此庞大的压力,法院和警方也不能强制执行,只能规定个时间,让祖马自己走到警察局去认罪服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