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赫勒安全危机外溢风险加大

据报道,联合国与非盟等组织近日宣布,成立萨赫勒地区安全与发展问题独立高级别小组,以有效评估该地区局势并推动国际社会应对该地区面临的复杂挑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的一场关于非洲萨赫勒地区问题的高级别会议上警告称,日益加剧的不安全局势及政治动荡,正在给萨赫勒地区带来危机,并构成“全球性威胁”。

萨赫勒地区西起大西洋、东抵红海,横跨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等10个非洲国家。近年来,该地区饱受贫困、武装冲突和自然灾害的困扰,由此引发的人道主义灾难日益严重。

据法新社报道,2022年以来,萨赫勒地区每月均有平民件发生。截至6月底,马里、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共有2057名平民丧生,超过该地区2021年全年死亡人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近日发文称,新学期伊始,萨赫勒地区有数十万儿童无法重返校园。在萨赫勒中部和乍得湖流域,1.1万所学校因暴力冲突威胁而被迫关闭。

常年干热、植被稀少的萨赫勒地区,是世界上最贫瘠的地区之一。据拉丁美洲新闻社报道,极端干旱气候下,萨赫勒地区农作物大幅减产,约有3000万人面临饥荒风险。世界银行7月发布的《萨赫勒地区国家气候与发展报告》预测,如不采取紧急气候适应措施,2050年萨赫勒地区贫困人口将达到1350万。

国际红十字会主席彼得·摩莫雷尔表示,如今,萨赫勒地区行走在“生存的钢丝”上。

“造成萨赫勒危机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张永蓬表示,利比亚战争后,部分势力南移至萨赫勒地区,导致当地的政治与社会环境持续恶化。在极端势力最为猖獗的马里,本土分裂势力及南迁而来的对社会秩序造成巨大冲击。

2014年,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乍得成立萨赫勒五国集团,旨在增强地区兵力部署,落实萨赫勒反恐计划。2022年5月,因无法担任轮值主席,马里过渡当局决定退出萨赫勒五国集团所有机构。分析认为,马里退出萨赫勒五国集团,导致萨赫勒地区反恐合作机制运转遭遇阻力。

此外,法国从马里撤军,也给萨赫勒地区安全局势增加更多不确定性。8月15日,法国完成从马里撤军,结束长达9年的反恐军事行动。专家指出,法国撤军使联合国在西非的维和任务失去重要支持。

张永蓬指出,气候变化是萨赫勒危机的另一个催化剂。今年以来,地区生态环境恶化,加之俄乌冲突导致非洲粮价上涨,萨赫勒地区民众陷入饥荒与失业的窘境,增加了社会不安定因素。

萨赫勒安全危机引发了国际社会担忧。荷兰莱顿大学安全与全球事务研究院研究员西尔维亚·达马托指出,萨赫勒地区正处于“难以预测的”阶段——各国内部和国家间的紧张局势为提供了可乘之机,给当地民众带来伤害。

张永蓬分析称,萨赫勒安全危机将对非洲发展造成一系列负面影响,包括阻碍非盟发展规划推进、冲击非洲一体化进程及非洲自贸区建设等。目前,萨赫勒地区的存在扩散态势,若不加以遏制,后续难民问题将对北非、欧洲等地区造成冲击,进而威胁全球安全。

近日,在第77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期间,联合国、非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等召开了萨赫勒问题高级别会议,宣布成立萨赫勒地区安全与发展问题独立高级别小组。古特雷斯敦促国际社会共同应对萨赫勒危机,否则、暴力极端主义和有组织犯罪的影响将“远远超出该地区和非洲大陆”。

张永蓬指出,国际社会应对萨赫勒地区局势予以足够重视,并在联合国的框架下,为该地区提供必要的资金和物资援助。此外,各大国有责任和义务通过双边、多边等渠道加强非洲反恐力量,包括提供反恐人员培训支持等,以防止在萨赫勒地区的扩散。最重要的是,国际社会应当积极扶持非洲发展,特别是萨赫勒地区的经济发展,从根本上消除滋生的土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